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仙侠小说

更新时间:2019-08-28 06:11:59

真武世界 乐动娱乐国际游戏中心开户登陆

真武世界

来源:看书堂作者:蚕茧里的牛分类:仙侠小说

最新更新:更多章节

小说简介:有一天,易云去登山,在山洞里现了一张神秘的紫卡。 他触及卡的一瞬,山体坍塌。 在他好不容易爬出后,却见到了极度不可思议的一幕,呃……具体什么不可思议,请看本书第一章。展开

本书标签: 标签大全

精彩情节:

    易云很难形容看到这个女孩第眼的感觉,似乎有种若有若无的亲切。她看起来十四五岁,身穿打着补丁的青色短衣,深色裤子,几乎洗得看不出来颜色了,裤腿卷得很高,露出截洁白如藕段的小腿,脚腕上还沾着新鲜的泥点子。她身段窈窕轻灵,细细的小蛮腰柔韧有力,脸蛋儿像是春天里映日的海棠,白皙透着醉人的酡红。她就这么踏着泥泞的乡村小道,像是阵乡村间的清风细雨扑面而来,让易云有种用山间清泉洗了把脸的感觉。这女孩谁啊?易云看着少女,少女也看到了易云,她下子呆住了,小手下意识的松开,肩上的背篓歪,条绳子就滑了下来。易云突然有种怪异的感觉,眼前这个少女,明明看起来只是十四五岁,像是朵含苞待放的蓓蕾,可是为什么觉得……她好像比自己高啊?而且恐怕高了半个头,如果距离再近点的话,他大概要微微抬起头来,才能跟少女对视!是自己太累了的错觉吧……易云还没想明白,就在这时候,他听到了少女清脆的声音,就像是山间云雀。“云儿!”少女突然捂着嘴,扔掉了背篓,快步向易云跑来。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已经噙满了泪水。“等……等等……”易云懵了,他左右张望,瞬间确定了,方圆几里之内,只有他个人,这女孩,是向自己跑来呢!她叫的是云儿……莫不是是叫自己么?易云单名个云字,可是从来没有人叫他云儿,现在的社会哪有这么叫的,也难怪他反应不过来。事实上,他也确实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,少女就像是阵风样跑到了易云的身前,下子将易云抱在了怀里!时间,少女的清香充满了鼻间,配合那柔软的身段,给人种旖旎朦胧的感觉,可是易云却完全没有反应,他彻底傻了,自己去爬山,被活埋了,自己挖地道,结果从坟里爬出来,好不容易爬出来,被个小萝莉抱了满怀,而他连对方到底是谁都还不知道!易云没想到,自己大好青年,竟然被萝莉强抱了,这叫什么事啊?“云儿,担心死姐姐了,你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……”小萝莉紧紧的抱着易云,尖尖的下巴抵在易云肩膀上,泣不成声。她的双手很有力,也似乎用尽了全部的力气,仿佛想要将易云揉进自己的身体般,她心里在害怕,害怕这都是梦,害怕放手就失去易云。易云像是个石雕样被小萝莉抱着,身体完全僵硬,表情精彩万分。姐姐?这时候,连续遭遇莫名其妙事情的易云终于想明白了些事情,这个小萝莉,就是给“自己”立碑的姐姐!那句“爱弟易云之墓”,显然就是这小萝莉写的!合着这小萝莉把自己当成了她弟弟,也许她思念弟弟心切,认错人了……易云自我解释着,可是越想越不对劲啊,这小萝莉,应该才上初的吧?她弟弟顶多十二三岁吧,她怎么能把自己这么大个人当成她弟弟?等会……自己这么大个人?易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他再度比对了下少女和自己的身高,看着那纤细柔嫩的,几乎到嘴巴的香肩,他心有种不好的预感。他双手穿过小萝莉的腋下,伸到自己的眼前,结果呈现在眼前的,分明是双小孩子的手,柔嫩、纤细……这是我的手吗?这是返老还童了么?我……易云脑袋已经彻底混乱。返老还童,突然出现姐姐,莫名其妙的身份,样式古老的坟墓,陌生的荒野平原,从未见过的字,从未听过的语言,而且这字语言自己却能看懂,听懂……切的切,都指向种可能,易云隐隐的意识到可能生了什么,只是他无法相信,女孩身体直轻轻的颤抖着,也许是兴奋,也许是害怕……易云脑宏全找不到关于这女孩的任何痕迹,但是他却似乎能感受到女孩的情感,非常的亲切,这是种奇妙的感觉。就在这时候,女孩抹干了眼泪,她拉着易云的手,捡起背篓就打算回家。可是这拉,易云个踉跄,感觉阵头钥眩。易云捂着肚子,他的感觉就是……饿,似乎突然的,他就饿的前胸贴后背。仔细想想,自己从被活埋了就米粒未进,滴水未沾,要不是因为那古怪的紫色晶卡,他早就死了。现在饿成这样,也是正常的。女孩看出了易云的虚弱,她背对易云蹲下,柔软、温暖,带着丝浅浅汗迹的背脊便呈现在易云的眼前。“云儿,姐姐背你,我们回家,再也不分开了。”“……”易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,个小萝莉要背他!“云儿,快上来啊,你身体才好,身子骨弱……”少女说着,看了眼易云爬出来的地道,顿时心如刀绞,弟弟根本就没死啊。幸亏家里穷没有棺材,否则他就要被活埋死了!要是那样,真是比千刀万剐了她还让她难受。幸亏,弟弟醒过来了,幸亏,当时埋得很浅。这次,再也不跟弟弟分开了。少女看到易云固执的不肯上来,以为弟弟不好意思,她把背篓倒背在胸前,固执的挽住易云的大腿,不由分说的蹲下,再将易云的腿按在了自己的腰的两侧。易云傻傻的,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趴在少女背上的,他感觉身子轻,那柔嫩的肩膀,那纤细的双腿,竟然真的撑起了他的重量。少女的双小手托着易云的腿弯,用力往上挫,调整了个更好的姿势,开始沿着小道往回走。易云趴在少女的背上,他能闻到少女身上的气息,不同于都市丽人身上的香水或洗露的味道,那是股芳草混合着野花、泥土的清香,清新无比。他越来越确定生了什么……他不想让女孩背着自己,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张口让她放自己下来。用不是自己语言的语言,跟不是自己姐姐的姐姐说话,太别扭了。而就在这时候,易云突然听到了远处传来的隆隆声,他忍不住回头,女孩也回头。只见在远处掀起了滚滚的烟尘。女孩小脸微微变,急忙背着易云跑到了棵大树的后面。烟尘不断的靠近,度惊人,易云看清楚了,那是头巨兽在田野上奔跑!看清楚这头巨兽,易云倒吸口冷气。天,这是野兽吗?它足有七米高,十多米长,长着尖尖的獠牙,粗壮如铁柱般的四肢,那锋利的爪子像是利剑样,在地上抓就是个恐怖的深坑。跟这怪兽比起来,地球上的猛兽老虎狮子就如同小猫样弱小。而且最让易云吃惊的,是这怪兽的背上坐着个年男子,这男子背着柄剑,盘膝打坐,气息凌厉,因为角度原因,易云看不见对方的脸,但是莫名的,有种全身血液仿佛凝固的感觉,似乎这个人比他坐下的野兽还要恐怖十倍!这刻,易云彻底确认了,自己虽然从地下爬出来,但是这已经不是地球了。他来到了个神秘莫测的异世界,而在这个世界,他也叫易云,死而复生,他有个可爱漂亮,疼爱弟弟的姐姐,她的名字,大概是——姜小柔。那墓碑上写的是——“长姊姜小柔”,这不是落款和署名,而是在墓碑上,习惯写上死者的亲属。似乎易云全家,就只有个叫姜小柔的姐姐了。这切都不是梦,是真真切切的生的事情……他穿越了。老天,你丫的玩我啊!易云想哭,有这么倒霉的么,爬个山就穿越了!虽然说,穿越总比死去好,可是……穿越到个完完全全陌生的,不属于自己的世界,这里有小山样的猛兽,有疑似高手的牛人,从那牛人的佩剑看来,这可能是冷兵器时代。自己这小身板,手无缚鸡之力,年龄估计也十二岁,口被猛兽吃了都不够塞牙缝的!易云清楚,肯定是因为他触摸到那神秘的紫色晶石卡片,导致了这切,也许在山洞塌方的那瞬间,他就已经不在地球了,甚至当时他的样子就变成了这异世界的易云,只是因为山洞太黑暗,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变了……那么,他因为这晶石卡片来到异世界,是否会可以再用晶石卡片回去呢?这是易云的第个想法,作为个生活在和平年代的现代人,他难以接受穿越到这看起来像是冷兵器时代的异世界,他对这个世界完全不了解,他失去了曾经拥有的切,得到的却是片迷茫。想到晶石卡片,易云心咯噔下,晶石卡片呢?脑海闪过这个念头,易云就觉得胸口有丝凉意,伸手摸,那张晶石卡片,好好的放在自己的怀里,这让易云有些迷糊了,他不记得将晶石卡片塞进怀里过,可是它就在这里。这东西,到底是什么呀……易云想不明白,但是毫无疑问,它绝对不简单!如果能研究明白它的作用,那么自己不管是留在这个世界,还是想方设法回地球,它恐怕都有很大的作用吧。自己必须要抓紧时间研究明白这张卡片。莫名的,易云脑海闪过个名字——本源紫晶。紫晶……本源紫晶……我为什么脑海会闪过这个名字?易云心怔,当他想给紫晶卡片取名的时候,本源紫晶四个字,就奇异的出现在他的脑海。本源紫晶……那就叫它紫晶吧,或者……它本来就叫紫晶呢?(武极天下完本个半月了,新书终于上传,新书没有精华,所以不能给大家加精了,新书期大概就是天两更,请大家投推荐票,收藏,多多支持,谢谢)……在跟着姜小柔回到家之前,易云很难想象,这个“家”竟是眼前这副光景。原本易云看到那骑着巨兽的剑客,就猜测这个异世界也许有不少飞天遁地的高手,那样应该是大家族遍布,门派林立,俊杰辈出才是。自己莫名其妙的穿越了,如果能跟某些大家族、大门派扯上关系,那么哪怕他未曾习武,天资不好,甚至只是庶子旁系,很不受待见,但至少也能勉强混下日子,吃穿不愁。可是……看到眼前这破败的房子,易云真的醉了。以前易云也去过偏远农村,见过那里的房子,可是比起眼前这几间屋子,那都远远不够看了。这栋房子是石头和着黄泥砌的,家里贫如洗,除了个桌子,两张凳子,两张旧床和个灶台之外,就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。姜小柔背着易云进了屋子,这路上易云不习惯被个小女孩背着,挣扎的下来了几次,可是他身体太虚弱,走得久了,就累得不行,气喘吁吁,不得已又被姜小柔背着了。想到自己个大男人,被个小女孩背了路,易云就有些汗颜。“云儿,你饿了吧……”姜小柔将易云放在了张小木床上,擦了擦脸上的汗珠,脸上却满是欢喜,弟弟活过来,她心自然高兴。易云看着姜小柔的背脊,衣衫浸了汗水,湿腾腾的,自己虽然身体瘦弱,体重极轻,但这路下来也有个三五里路了,姜小柔才十四五岁,时不时就要背着自己走段,又怎能轻松了。要是换了地球上的十五岁小女孩,别说背着自己走这么远,就是空着手走个三五里,都要累得够呛了。“嗯……有……有点。”易云张了张干的嘴唇,这还是他穿越到这个世界后第次开口说话,本以为用这种不属于自己的语言说话,会很艰涩,但没想到说这语言就好像是说普通话般,仿佛这也是他的母语。“我去做饭。”姜小柔甜甜的笑,小心的用袖子擦了擦易云脸上的泥土,又抽了个枕头给易云靠着,再拉过张薄薄的被褥,仔细将易云盖好了,她手脚麻利,动作轻柔,让易云时间有些恍惚。这女孩本来根本不是他的姐姐,可是她这路背自己过来,又无微不至的照顾着他,让他心升起股温情。姜小柔要去生火做饭,易云想去帮忙,结果被姜小柔按在了床上。“你大病初愈,别受了风寒,小心躺着,姐姐去去就来。”姜小柔说着,拿起的个轻飘飘的粮袋。十五分钟后,姜小柔将那张破旧的木桌摆在了床前,木桌上放了大碗米粥,两个不知名的野果,还有碗水煮野菜。之前易云可是饿了好几天,早就前胸贴后背了,看到这顿饭,易云觉得肚子都在冕水。这个时候,易云很想吃顿红烧肉,什么烧鸡烧鸭水煮鱼,只要想想那味道,易云的胃都在抽搐。这么饿,吃这些怎么能饱?他张了张嘴,喝了口米粥,米粥倒是不算稀,可是架不住易云腹全空,热腾腾的米粥下肚,刺激了易云肠胃的蠕动,反而让人觉得更饿了。几口将米粥喝下了小半,又吃了些连个油星都没有的水煮野菜,那野菜又涩又苦,哪怕易云饿的厉害,也觉得难以下咽。这么难吃的饭,易云觉得吃不下去了,这时他注意到姜小柔只是看着他,自己点没吃,他有些疑惑的问道:“你怎么不吃?”“我吃过了,去寻你的时候就吃了。”姜小柔小脸微微白,说话间轻咬嘴唇。易云心咯噔下,他记得姜小柔来墓地的时候,也就是不到下午三点钟的样子,那时候就吃饭了?他突然意识到,就连这样的饭菜,平时也是没办法管够的。这到底是怎样个世界,为何有那样骑乘野兽的强大武者,却又有这样穷苦到要饿死的贫民?易云将米粥推,站起身来去看房间角落里的粮袋,果然,粮袋已经空了。易云顿时明白了,平时姜小柔熬的米粥,怕是要比这个稀很多,今天,姜小柔是因为自己刚刚活过来,感觉自己身体太虚弱,所以才专门熬了稠点的粥给自己“补身子”的。“我吃饱了,你吃吧。”易云将米粥推给了姜小柔,来他有些吃不下去,二来他怎么也不能让个女孩省下东西给他吃。他心有些感慨,自己还想着来到这个异世界,能不能回去,实在回不去,便怔会练练本领,让自己也成为个飞天遁地的强者。可是现在看来,连活着都很成问题,搞不好自己还没来得及研究出什么就饿死了。“我不饿。”姜小柔倔强的将碗推了回来,“明天就是粮的日子了,能领块肉呢,到时候我给弟弟你炖上。”提起粮,姜小柔那张俏脸也微微红润,显然对这“粮”极为期待。易云沉默了,在地球的时候,他觉得谁都生活不易,易云自己也是,可是比起这异世界,那样的生活压力真的不算什么了,连饭都吃不饱,甚至面临饿死的握,这才是真的生活不易啊。挨饿的滋味,真的太痛苦了。……深夜,夜风徐徐,水塘草丛里传来此起彼伏的蛙鸣和蛐蛐悦耳的叫声。易云没睡,他靠在床上,迎着月光,翻来覆去的看着手里神秘的紫晶。自己能从塌方的山体里爬出来,全靠紫晶,这张小小的晶石卡片,毫无疑问是件宝贝。如果能将它研究明白,自己也许会得到什么好处。这个异世凶险万分,但也只是对普通人而言,想想自己之前在原野看到的那个骑着巨兽的年人,何等的意气风,比起他们这些苦难民众,身份地位简直就是天与地的差别。“如果我能成为个高手,那就逍以在了,至少不用挨饿……”易云摸了摸肚子,晚饭的粥终究还是有些让给姜小柔了,易云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粥根本不经消化,现在早饿了。就在易云感到腹空空的时候,手那光滑而冰凉的紫晶,又传来了阵若有若无的凉意,似乎……咦?易云脑海划过道灵光,像是根弹簧样,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,他的两只眼睛,直勾勾的盯着手的紫晶,脸上浮现出抹惊喜。易云现,在自己看了紫晶许久之后,紫晶周围,隐隐约约的出现了些极为细微的,不仔细看根本看不见的紫色光点。这些光点凭空生成,缓缓的飞入紫晶之,而后就消失不见,似乎是被紫晶吸收掉了,这样的过程厨了不知多久,紫晶散的微光明显亮了些。这是怎么回事?这个现,让易云呼吸微微急促起来。在紫晶的光芒越来越亮的时候,易云明显感觉到紫晶也变得越来越凉,这股十分奇特的凉意,沿着自己的双手传遍四肢百骸,仿佛浑身上下被灵泉洗了遍,舒爽之极。易云记得这种感觉,自己在挖山洞的时候,每每累得气喘吁吁的时候,都会感受到这股若有若无的凉意,让他原本**交迫的身体,又会恢复些力量。易云知道,人能活着,能劳动,是因为体内新陈代谢提供生命活动所需要的能量。不吃饭就没有营养,自然也没能量,这样人就饿死了。自己在几天几夜不吃饭不喝水,高强度工作的情况下活下来,并且完成了那么长条地道,必然有能量供给,这股凉飕飕的感觉,应该就是紫晶为自己提供的生命能量流。细想起来,当初在山洞里找到紫晶的时候,紫晶就散着像夜明珠样的微光。而当他穿越到这个异世之后,紫晶的光却弱了,这怕是因为能量消耗了很多。可是现在,紫晶的光却又在慢慢的补充和增强,是什么东西给紫晶补充了能量吗?易云仔细观察,现这些隐隐约约,极为细小的光点连成片,直绵延到窗外,它似乎是……来自于天上星光。星光,能补充紫晶的能量?易云想了会儿,便下子的从床上跳了下来,他来到了灶台前,从灶台里掏出根还在燃烧的木炭,用它点着了把干草,黄色的火焰便升腾而起。易云小心翼翼的将紫晶放在火上烤。易云的想法很简单,紫晶既然能从天上的星光吸收能量,那么是否也可以从周围环境吸收能量呢?火焰,就是种能量,在易云的理解,它应该比星光更强烈,如果紫晶吸收火焰的能量,会不会更快呢?至于火焰会不会烧坏紫晶,这是易云从来没有考虑过的事情。然而……易云不管怎么用火烧紫晶,紫晶都没有任何变化,甚至他感觉不到紫晶的任何热度。紫晶似乎就是块烧不化的冰,入手始终凉飕飕的,直到木炭干草燃尽,也都是如此。易云摇了摇头,只好放弃了这个实验。他打算去屋外看看,屋外的星光更加绚烂,也许能让紫晶吸收更多的能量呢。如果让紫晶吸饱了能量,它能生什么变化呢?易云对此很是期待!易云悄悄的推开了房门和院门,再小心翼翼的关上,他害怕吵醒了隔壁房间的姐姐,然而当易云走出院子的时候,却是微微怔。他看到,在不远处的树影之下,个青衣少女坐在小板凳上,正在小心翼翼的打磨手的根箭矢。冰冷的箭头,映着森寒的月光,照在少女清秀的脸庞上,仿佛蒙上了层银纱,而在少女的身边,飞舞着几十只萤火虫,荧光点点,像是围绕着女神的精灵般美丽。姜小柔?易云看到,在姜小柔身边,整整齐齐的码放着捆羽箭,每根箭都精打细磨,箭镞锋锐,箭杆油光亮。“这是……”易云虽然不懂冷兵器,但也能感觉到,这些箭矢都不似凡品。“云儿,你怎么出来了,晚上露水重,你身体刚好,赶紧去床上躺着。”姜小柔急忙站起身,就要推易云进屋。“姐,怎么有这么多箭?”易云有些疑惑,看姜小柔的样子,也不像是能弯弓射箭的。“这个是明天拿来换粮的,直都是这样啊……”姜小柔奇怪的看了易云眼。“呃……”易云哪里知道这些,很奇怪的是,他穿越到这个世界,虽然懂字,懂语言,可是关于“易云”的生平,却完全不知道,他所有的记忆,都是自己的,没多点,没少半分。这倒是类似于脑袋受创后的失忆,失忆的人什么事情都会忘掉,但却不会忘掉语言字。易云早就想好了措辞,解释道:“姐,我死过这次后,有些事情记不得了……”“不记得了?”姜小柔怔,易云是采药的时候跌下岩壁摔断了骨头,在床铺上躺了段时间后病死的,现在想想,可能是当时摔到了脑袋。想到这里,姜小柔又是心疼,又是担心。“云儿,你……”“我没事。”易云赶紧打住了姜小柔,免得她做些不必要的担心,“姐姐,你跟我说说这个世界吧,还有那个骑着巨兽年人,到底都是怎么回事,我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……”……

猜你喜欢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