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仙侠小说

更新时间:2019-08-30 06:11:54

天地龙魂 乐动娱乐国际游戏中心开户登陆

天地龙魂

来源:看书堂作者:高楼大厦分类:仙侠小说

最新更新:更多章节

小说简介:欢迎,来到龙的国度。 欢迎,来到龙术的世。 来贴贴吧!这里有,比较刺激、比较激情、比较热血的华丽篇章! 来贴贴吧!让我一起进《天地龙魂》的世,开创在我的龙时代! 高楼大厦年度比较强作品震撼出击!展开

本书标签: 标签大全

精彩情节:

    一秒记住【看书堂】,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。老村长想到每隔半年就来打劫一次的强盗们,身体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,那些家伙的头领是一名龙玄中的败类,村子里的壮男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。“这两个金币,算是给您出的份子钱。”项尚又拿出两枚金币塞到村长手里,不给对方推辞的机会,“您年纪大了,很多事情不方便,我还年轻。”八枚腾龙金币!老村长手握着八枚金币,沉默地点了点头,心中更多的还是佩服。很多成年人一年才能存下四枚腾龙金币,而项尚一边要给妹妹治病,一边要维持生计,还能存下可以随意支配的八枚金币,这背后付出的辛劳,是很多壮年男子都很难做到的。“小尚……”一阵沉重且混乱的马蹄声在这时响起,由远渐近,随后又是一阵刺耳的战马嘶鸣声,撕裂了整个村庄风雪的上空,老村长跟项尚的面色同时一沉。来了!那些每半年来村庄收一次所谓保护费的强盗们又来了!而且这一次,他们来的人数好像比上次还多!项尚耳朵抽搐了数下,暗暗计算着强盗的人数,三十七人,七十四匹快马,其中有一半的快马没有坐人,显然是备用马匹。“砖窑村的贱民们!都给老子出来!”充满了嚣张的匪气咆哮声,回荡在村子的上空,就连呼啸的寒风都仿佛惧怕这群盗匪的淫威,被这咆哮声给暂时压了下去。“唉……”老村长叹了口气。项尚连忙扶住老村长,“我陪您去吧。”老村长看了看项尚,把头点了点头。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,哪天真的死掉了,的确需要一个跟那些强盗继续沟通谈判的人,村子里的成年人虽然不少,但眼前这个刚刚十八岁的项尚,却有着很多中年人都没有的沉稳和镇定。三十几匹快马在雪地中烦躁地打着鼻响,喷出一团团白色雾气,将飘落的雪花融化,巨大的马蹄在雪地中乱踩乱转,一声声如同战鼓的声响撞击着人们的心房。项尚搀扶着老村长走出自己的房子,很快看到雪地上的三十几个强盗,中间一人身披着火红色的毛皮,左半边脸上一条长长的狰狞刀疤,从眼角的位置一直延伸到下巴的位置。他胯下的战马很是安静,没有其他强盗胯下的快马那样焦躁,这个人强壮的身躯散发着一股狰狞的血腥气息,那是山林中嗜血的龙兽身上才会有的气息。这人是谁?这帮强盗的首领不是杜武吗?项尚很清楚统治这里的强盗,传闻他是一名真正的龙玄,而且还是龙玄之中的龙武士,能够轻易地一刀将人劈成两半不说,拳头上甚至还能喷发出灼热的力量,将人烧成灰烬!那个被通缉的龙玄,名字叫做杜武!眼前这个明显是强盗首领的人,并不是自己以前见过的龙玄杜武。老村长看到强盗们也呆住了。这些强盗……其中一半以上的人,自己从没有见过,只有三分之一熟悉的面孔。“张老头,看什么呢?还不把保护费献出来!”一个尖嘴猴腮的强盗扯着马缰,口气很是不善地来到老村长面前,弯下腰伸手就去抓他手中的陶罐。老村长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,装着金币的陶罐被紧紧抱在怀中,没有让对方抓去,“刘爷……您这是……”刘训!这是老村长认识的一个强盗,以前是杜武最忠心的马仔,今天却跟着一个新的强盗首领出现了。刘训抓陶罐落空,顿时感觉面色无光,听到老村长的话,更是脸一拉长,抄起腰间的马鞭便劈头盖脸地抽向老村长的脑袋,“老东西!你竟然敢反抗!找死!”啪!马鞭在空中打出一个震耳的脆响,笔直甩向老村长的脑袋,项尚伸手一把将老村长揽在怀中,转身用后背挡住了刘训的皮鞭。砰!皮鞭抽打在项尚的后背,发出一声闷响,好似抽在健壮的野牛身上,项尚的衣服被打烂了,觉得背后一阵火辣辣的疼痛,他忍住没有喊出声。“妈的!竟然敢躲……”刘训手腕一抖,将马鞭收回高高举起,这时候正看到护住老村长的项尚回头瞪来的目光。这是……!刘训的手抖了一下,项尚那愤怒的目光像极了丛林中的野兽,让刘训心中陡然窜起一股寒流,一时间竟然忘记了,或者说是不敢再将鞭子抽下,像是怕招惹到这个人形野兽的反击。“刘爷,我们只是想要问清楚,这是怎么回事。”项尚瞪着刘训。这是他在丛林中打猎培养出来的一种经验,当将愤怒跟杀念融合在一起,死死地盯住对方,就会形成一种威慑,便是那凶残的独狼,面对这样的眼神也会更多地选择退避。“什么怎么回事?”刘训用尖叫一般的嗓音高声说,“你想问什么?”“以前都是杜爷来,今天……”项尚停住话语,看了一眼强盗的首领,“我们怕,把这个给了您,若是杜爷再来,我们给不了杜爷东西,那我们村子……”“杜武永远不会再来了。”端坐在快马上的强盗首领眉宇间带着几分得意,“我已经把他杀死了,他不会再出现了。从现在开始,我!陈心武!就是你们新的守护龙玄!你们只要把该给的供奉给我就好了。”“没错!我们陈老大,现在是这里新的守护龙玄……”刘训兴奋地吼叫着,“现在把供奉拿来吧!”村长征求意见的目光落在项尚的脸上,他感觉自己已经老了,而这年轻人的胸膛刚刚给了人一种安全感,或许真的该由这个年轻人来进行判断了。项尚点了点头,村长带着几分珍惜将陶罐双手捧上,刘训野蛮地一把拽过陶罐,差点把村长还没有站稳的身体拽倒在地上,幸好项尚的手快,急忙将村长扶稳,他紧张地盯着陈心武,心中暗暗祈祷事情这就可以解决,直觉却又告诉他事情不会这么简单。“如果陈爷没有什么事情,我们就先回去了。”村长弯腰鞠躬,转身由项尚掺着向最近的木屋走去。“等一下。”陈心武的喊话透着一丝不满的味道,项尚心头顿时一沉。这几年去镇上卖东西他也会听点说书人说故事,每次说到新强盗替代旧强盗,第一次去敲诈,新强盗为了让被抢的村子惧怕自己,总会没事找事地在村子里闹些事情出来,给村子的居民一些教训,以免未来压不住场面。陈心武看了陶罐中的金币一眼,淡淡地说道:“这保护费少了。”“没少啊。”村长急忙解释,“每年都是这个份额……”“那是杜武要的份额。”陈心武话中充满了冷肃的匪气,他将手中的陶罐丢回到项尚的怀中,“我要三倍的份额。”三倍!老村长身体打了一个颤,面带着苦涩,看着陈心武,“陈爷,那样我们村子接下来半年的日子,就要喝西北风了。您看能不能宽限……”“哈哈哈……”陈心武粗糙的大手在空中用力一甩,语气森然地说道:“看来,你还不知道这里谁做主啊。我说的话,就是王命!你敢反抗?很好!刘训,他们不给不是吗?给我抢!想怎么抢就怎么抢!我要这个村子成为其他村子的‘榜样’,看看谁还敢反抗我的统治!”马贼们眼睛里顿时闪烁出兴奋的匪光。抢劫!这是他们最愿意干的事情,看着那些没有力量的村民惨叫,做无力的抗争,那是最爽的事情!三十几匹快马的前蹄突然高高抬起,发出奔腾之前的亢奋嘶鸣声,几个强盗更是打着欢快的口哨,燃起了火把,高举着马刀,冲向了村子里各家各处的房子。“陈爷,不要……”老村长想要上前阻止,眼前的快马好像根本没看到一样,直接朝着老村长撞了上去。项尚眼疾手快,一把将老村长拖过去,疯狂的快马从两人身旁呼啸而过。“陈爷,三倍的份额我们凑……”项尚抬头急忙说,“请您让众位……”“晚了。”陈心武仰头笑着,看着撒欢搞破坏的手下,“你们既然敢跟我讨价还价,就应该付出一次代价,以后你们就不会再这样了。”不远处,凶悍的马蹄踹碎了一扇又一扇木门,村民惊恐呼叫的声音响起,强盗们狂笑着从马上跳到地面,冲入房屋,抢砸物品,还有人干脆直接把房子里的女人按在床上,撕扯她们的衣服。火光、尖叫、马鸣,还有晃动纷乱的人影,在呼啸的风雪中交织混杂,一时间将原本安详的村庄拉下了痛苦不堪、惨烈万状的地狱。“这里还有一家!”刘训充满兴奋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,还在跟陈心武交涉的项尚心一下子变得慌乱起来,那个方向的房子,是自己家!砰!木屋的房门被刘训野蛮地一脚踹开,项焰惊骇的声音随即从房子里传出来:“哥——!”“刘训!”项尚转身向自己家的房子焦急地奔过去,口中大喊,“刘训住手!离开我家!”武动乾坤一秒记住【看书堂】,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。“这是你家?”刘训站定在门口,手提着燃烧的火把,脸上的狞笑在火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森然,语气中透着一种阴冷的兴奋,舌头在嘴唇外舔了一圈,“你妹子长得不错嘛,还是雏儿吧?今天我帮你妹子开苞,待会你要给我开苞费啊。”“你们两个,给我拦住他!把他按在地上,让他看着我是怎么玩妹妹的。”刘训邪恶地笑着,“敢挡我的鞭子?今天我就好好教训教训你!”站在刘训身旁的两名强盗笑着,大步走向项尚,口中下贱地说道:“刘哥,你喝了头汤,给兄弟们留口气,这小妞看起来病怏怏的,我们也想玩一玩。”“好,没问题!”刘训看也不看项尚,转身大步走进项尚的房子。“刘训!”项尚双目圆瞪,心里一急,对着刘训的后脑,猛力甩出了手中的陶罐。他平日里在山中打猎,除了使用自制的粗糙弓箭,就是丢石块,练就了一手很好的丢石块的功夫。陶罐在空中高速旋转,金币跟陶罐碰撞,哗啦啦作响,卷起一阵雪片从两个强盗的中间急速飞过,一股凉气冲入两人的耳朵里,随即,陶罐直接砸在了刘训的后脑上。坚硬的陶罐加上沉重的金币,再由强壮的手臂甩出来,直接把刘训的后脑砸碎,红的白的混合在一起从后脑的缺口流出来,刘训连一声惨叫都没发出来,身体便直接趴在了地上,四肢无意识地抽搐着,刚刚吹进房间地面的雪花拂过血浆,立刻融化成血水,缓缓地向四周漫延着。突如其来的变化,让两名强盗一时间愣住了。不远处的陈心武看到这一幕,眉角用力一挑,脸上狰狞的疤痕连连抽搐,一种更为可怖的凶意浮现出来。项尚顾不上其他,在众人还在发愣的时候快步冲入房间,一把抓起灶台上的菜刀,牢牢握在手中,他横身挡住床上的项焰,死死地盯着房门外的强盗。两个之前想要按倒项尚的强盗,被这凶狠的眼神一扫,齐刷刷向后退了一步,他们都有一种被森林野兽盯上的感觉。陈心武脸上的阴森气愈加恐怖,他突然一只手放在口中,用力吹起刺耳的口哨。那些正忙着做恶的强盗们同时停了下来,听到了头领那充满怒意的咆哮:“这个村子,竟然敢动手反抗我!冲击我的威严!这事情传出去,我要如何统治四周?!兄弟们,给我屠村!男人全部杀掉!女人都抓回去!随便玩乐!”强盗们听到老大的喊话,兴奋到了疯狂的程度,一个个拔出腰间的马刀,不由分说开始砍杀身旁的男人。老村长看到眼前这地狱一般的恐怖惨象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没等他反应过来,陈心武的战马已经一脚踏碎了他的脑袋。老村长苍老的身体缓缓地倒在了地上。“来几个人,把这小子给我制住!”陈心武骑在马上,高声说道,“敢反抗我?今天我要亲自动手,当着他的面操死他妹妹!”四周做恶的六名强盗提着沾染鲜血的马刀,快步冲向项尚的房子,速度最快的那个冲入房间对着项尚就是一刀,雪亮的刀光夹杂着屋外的寒气,让凛冽的刀锋还没有触碰到面颊,就已经寒气袭面。出手的强盗心中对自己这一刀很是满意,他甚至提前听到了项尚断臂的惨叫。啊!惨叫声在随后的一刻响起,刺耳盘旋在村子上空。只不过这惨叫声不是由项尚发出的,而是刚刚那个得意的强盗,此刻他痛苦地跪在地上,左手死死攥着右手断裂的手腕处,鲜血跟喷泉一样向外喷涌。其他几个冲入房间的马贼这时候都呆住了。这小子的菜刀怎么那么快?他刚才的移动方式……像极了山林中的狼!项尚犹如一头独狼般守护在项焰身前,野兽一样的眼睛让这几个马贼同时向后退了一步。“废物!”陈心武跳下马,一步跨入房间,眼睛猛然出现一道红色的直线血丝,贯穿着整个眼球,他的左右脸颊处各出现一条红色斑纹,看上去好似胎记,却又闪动着一种微弱而诡异的红芒。龙兽!项尚心头狂跳,面对着陈心武,猛然升腾起一种面对丛林中龙兽的感觉!传闻!在这片大陆的下面,沉睡着一头神龙。它在沉睡期间散发出的龙气滋养着大地上所有的生物,野兽若是吸纳了足够的龙气,就会进化成为可怕的龙兽,它们的速度极快,拥有强大的破坏力,还能继承传闻中龙的一些能力,释放特殊的术法,人们称之为龙术!为了对抗这些残忍而强大的龙兽,人们不断寻找方法,渐渐发现,其实除了野兽可以吸收龙气之外,人类的体内也有龙的血液!因此,人们开始开发自身的力量,并且从中出现了一群战士,斩杀龙兽,从龙兽的身上获得龙术,开发新的龙术,保护常人,他们被统称为龙玄,他们则称呼自己为:龙裔!龙裔!龙的后裔!他们可以修炼得到强大的战斗力,斩杀龙兽,立誓在不被平民攻击的情况下,永远不伤害平民,若是违背誓言,则会被天下龙裔追杀!眼前这个陈心武,显然不是嗜血凶残的龙兽,他是龙玄!龙玄之中的龙武者!脸上那代表着龙术的龙纹,就是龙武者最明显的标志!每一道龙纹就代表着一道龙术!陈心武脸上闪烁着两道光芒玄奥的龙纹,代表着他最少会用两道龙术!陈心武一动,项尚就拼命地计算着对方冲到自己面前的时间,手中的菜刀按照这个时间用力挥舞,保护自己的妹妹。这一刻!陈心武踏地的脚腕猛然闪显出一圈红光,他冲击的速度骤然暴增两倍!他身上那粗放的兽皮,因为快速移动的关系,被微风给压得像有人在用手掌抚摸,令毛皮的毛发朝一边倒去,变得愈发柔顺,凛凛有光泽。陈心武突然的加速打乱了项尚的节奏,而且这速度快得就算项尚的节奏不被打乱,他无法跟上,那一瞬间的推动力,将房门槛的木板直接踏断!陈心武如同一头豹子般加速冲击到了项尚面前,肋下的拳头快速布满类似鱼鳞状的鳞片,接着狠狠一拳捣中项尚的小腹,拳肉碰撞的闷响声中,项尚弯腰成了虾米模样,口中吐出还没消化完的食物,双脚在这一拳的冲击下同时离开地面三寸的程度,最后膝盖跟土质的地面发出一声坚硬的碰撞,本能地跪在了地上。“一群废物!”陈心武看也不看身后跪地的项尚,大步走向项焰说道:“敢反抗我……”陈心武话没说完,耳朵一动,身体突然停住了,他回头惊讶地看着正努力要爬起来的项尚。这年轻人的身体还真是让人意外地强壮,自己刚刚那一拳足足激发了体内百分之八的龙血威能,他竟然没有被打得不能动弹?就算是一个健壮的成年人,也该没有反击能力才对。“给我按住他!”陈心武懒得再搭理项尚,“把他头给我按在地上!我今天要让他看着我是如何玩弄他的女人……”“哥……”“姓陈的!”“随便喊,我陈心武敢做强盗,就不怕你喊。”陈心武走到床前,解着腰带,“我最喜欢听人因为恐惧发出喊叫了。”“项尚哥哥,救我……”胖虎大声喊着冲入房门,还没有把话说全,锋利的长剑猛然间刺穿了他的身体,孩子那稚嫩的小手朝着项尚的方向伸着,眼睛里闪现着疼痛、恐惧、悲伤,还有对活下去的无尽期盼……血,顺着刺穿的剑尖滴落在地面,胖虎的身体缓缓倒下,趴在项尚跟前,那双死去时还张开着的眼睛,就那样跟项尚四目相对,仿佛还在做着祈求,祈求这个他平日里最害怕,内心却充满了无限信赖的大哥哥能够来拯救自己。血,从胖虎身下散开,顺着高低不平的地面流向四方。风,从门外呼啸着吹入房间,吹动着房间的门板咣咣作响。“哥……”项焰的声音打醒了头脑有些发懵的项尚。血,开始在项尚的瞳孔中漫延。那抹刺目的鲜红以瞳孔为中心点,快速向眼球的其他部位漫延着,它不只是在眼球中扩散,而是在仅仅刹那的时间,那抹红色竟然从眼球中扩散了出来。项尚的眼角一根根刺目的血管凸跳着,这种扩散瞬间遍布了他的整个脑袋,他的手臂、他的躯体、他的四肢不停地出现暴跳的血管。仅仅只是一转眼的功夫,项尚的身上已经充满了恐怖的诡异味道,一股来自森林最深处的野性气息,从他的体内向外喷发着。那不是野性的气息,而是龙兽的气息!村庄外,狂风呼啸吹着雪花漫天飘洒,风雪里走来两个裹着灰色毯子的人。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那个年轻男子,模样很是秀气漂亮,只是眼睛里闪烁着说不出的邪气,他盯着陷入动乱的村子,对另一个人说:“邪龙老板,我们不是该继续躲避龙门的追击吗?您为何停止前进了?”“等一等再走。”被称呼为邪龙老板的男人看起来刚刚三十岁,黑色的长发如瀑一般在脑后随着狂风飞扬,英俊的脸上透着比年轻同伴邪气百倍千倍的味道,让人一眼望去,灵魂都会跟着打寒战,很简单的一句话,从他口中说出来,也带着诡异的阴邪。ps:字数虽然不多,但还是求下推荐票,新书期嘛,不求怎么可以,是吧?武动乾坤

猜你喜欢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