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恐怖小说

更新时间:2019-09-08 08:09:51

夏彩心黄奕 乐动娱乐国际游戏中心开户登陆

夏彩心黄奕

来源:cs作者:天幕分类:恐怖小说 主角:夏彩心黄奕

最新更新:更多章节

小说简介:夏季季彩心发黄奕天幕最新章节免费阅读,诡异小说《冥女》的作者是天幕,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是夏季季彩心发黄奕,冥女小说主要讲了:爸爸嗜赌成性,却由10赌9输,1有不如意就对她们母女拳打脚踢,为偿还赌债,把大女儿黄哥哥回来找我了,他还是担心我被鬼婴伤害,林衣看到了黄哥哥出现,身体更加透明,并且在发抖,我只能让林衣先回去休息。我问黄哥哥是不是做了什么,为什么林衣这么怕他,黄哥哥说所有鬼好像都怕他,而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。黄哥哥问我林衣来找我到底有什么心愿没有了结,我告诉了他从父亲出殡到之前发生的事情,并且现在林衣的展开

本书标签: 标签大全

读友们正在关注: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精彩情节:

    我被吓得瘫软在那里,我想要大声呼救却发现自己连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,鬼婴一步步的靠近我,真想让自己晕过去,却发现此刻自己却异常的清醒。
    那个鬼婴一步步的向我爬来,其实他应该也算是我的弟弟吧,我努力让自己平静,告诉自己他其实并不可怕,我们是骨肉相连的姐弟,其实鬼婴应该也是有灵魂的吧。
    他看着我亲切的眼神,眼睛的红色竟然慢慢的退了下去,牙齿也渐渐的缩短,可是突然他却像受到什么影响一样,面部又变的狰狞起来。
    我感觉到应该是有什么控制着他。
    终于我恢复了一点力气,用脚碰倒了床边的凳子,很庆幸,黄奕听到了我房间内的响声,赶了过来,他用一把剑披向了鬼婴,鬼婴随着剑的到来,消失了。
    心里的压力突然消失,我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,可能也是因为黄奕无微不至的关心,我才能将自己的情绪释放出来。
    "别哭了,傻丫头,鬼婴已经跑远了,安心的睡吧,我就在你屋里,他绝对不敢来了。"黄奕抱着我的肩膀,轻轻的拍着。
    我连连的点头,"不对,你怎么能在我屋里睡呢,李姑婆说了,我们自梳女是要注意自己的言行,女人和男人必须遵守自梳女的规矩,不然神灵变不会保护我们了。"我郑重其事的说出来。
    黄奕噗嗤一声笑了,"就你这才七八岁的小丫头,还什么女人,好啦你就安心的睡吧,神灵也一定会保护你的,我替你保证。"
    其实我真想说,你替我保证有什么用啊,不过我也实在懒得和他辩解,说实话我是真心害怕了。原以为人死了就真的死了,竟然还会出现像鬼和鬼婴一样的事物。
    睡醒了,黄奕说要带我去外边采药材,他不放心把我一个人放在道观里。我其实特别开心能出去透透气,这两天发生的事情都压的我喘不过气来。
    因为我身体的毒素还没有清完全,黄奕就背着我一路向前面走去。我好奇的问他他怎么会这么多本事。他说他师傅从小就交给他了。
    黄师傅特别的厉害,并且经常研制药材,做了很多有用的药,救治了山下很多的村民。可是他师傅却告诉他,在才收留他的时候,为他补过一卦,他生命里有一劫。但是天机不可泄露。
    只告诉他,不能杀生。
    说着我们便来到了采药的地方,黄奕采了很多药材,说是这些是用来口服的,那些是用来泡在水里,驱毒的。我反正是听得头昏脑胀的。
    好在他速度飞快,没一会我们就回去了。
    我说什么也不让黄奕在背我了,我已经有力气可以自己走了,他却说,他既然做了我的哥哥,就一定会说到做到,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
    我默默的低下了头,我坚信以后的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。
    我好奇地问黄奕为什么昨天晚上,在我叫鬼婴时,他会有一丝丝动容呢?黄奕告诉我,我俩因为是同父异母,有血缘关系的牵连,但是同时,他想要功力大增也只有吸我的血,吃我的肉才是大补品。
    这也是为什么鬼婴总是出现在我面前,并且我到了山上他也能找到我的缘故。
    我身上打了个冷战,这可真是个可怕的消息。
    回去之后,我准备去做饭,黄奕却找来一个板凳让我坐下休息,说我没好之前,什么也不能动手。
    吃过晚饭,黄奕将他带回来的一大堆药,熬了一大锅热水,我原本以为这都是给我喝的,已经纠结的皱紧了眉头。
    黄奕看出了我的心思,大笑起来,"放心吧,这绝对不是给你喝的,就你那个小肚子喝完了,你不撑死了。"
    我苦笑着问他,那这到底是做什么的,黄奕说这是给我沐浴用的,说着遍将水一盆盆倒入了我屋里的浴桶中。并要求我必须呆足2个小时才能出来。
    我来到浴桶里,药水和我的皮肤接触在了一起。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药水竟然在慢慢变黑。皮肤也有一种火辣辣的触感,但是感觉体内好像更加通畅。
    等我呆足了两小时,黄奕又将我用过的水倒了出去,他说这个水现在毒性太大,连植物都要被烧死。
    在他出门时我竟然看见了林衣!她好像要对我说这些什么,但是看到黄奕回到屋里,便消失不见了。我和黄奕说起我刚刚看到的,黄奕说我的眼睛可能和别人不同,我应该就是道家特别难求的阴阳眼。
    他说既然是林衣来找我,应该就是她有什么心愿未了。
    我特别想帮帮林衣,其实她也没比我大几岁,就连死去也是特别的凄惨,她的家里感觉她死的不吉利,连祖坟都没有让她进。
    黄奕说还有几天,姑婆村应该会帮林衣出殡,如果真的想帮她,她那天会回去,我可以等她去找我,并且到时候我的毒应该也清理差不多了。
    有了黄奕的陪伴,一转眼就到了林衣出殡那天。这几天鬼婴真地再也没来找过我。黄奕通知了李姑婆来接我下山。
    我以为我和黄奕就要就此分别,心里竟然有些不舍。
    "傻丫头可别哭,我还没有去过山下呢,正好和你们去看看,顺便看看是什么人弄出了鬼婴这个东西。"黄奕笑着看看我,李姑婆也十分高兴黄奕能来,必竟他的法术特别好。
    回去的路上,李姑婆将我叫到了一边。她再次告诫我不可以和男人走的太近。
    我内心十分纠结,我知道黄哥哥对我特别好,我第一次有一点怀疑自梳女的规矩。但,我已经对神灵发过誓言。
    一路上可能是因为有李姑婆在,黄哥哥也不再和我说话。
    回到姑婆村,大家都在为林衣出殡忙碌着,李姑婆让我到自己屋里先休息去,她和黄哥哥去看看外面。
    我刚在屋里坐下,林衣就来到我面前,她特别伤心地对我说,她找不到自己的身体了,可是姑婆村的人谁也看不见她,她现在真成了孤魂野鬼,她希望我能帮帮她,告诉李姑婆,找到她的身体。
    我不停点头,想要安慰她不要再哭了,可是我发现我竟然碰不到她,和黄哥哥在一起的时间长了,我也知道了一点,这应该就是他说的,因为鬼的阴气太弱,才会如此吧。
    林衣听到我答应下来终于放下心,便说现在是白天,她不能在外边呆太久,不然她会灰飞烟灭,她自己也会出去再找,等到她有了消息,会回来告诉我。
    我真地很想要帮助林衣,我总感觉其实都是因为我,她才会死掉,林衣看出了我的自责,还安慰我说,她从来不怪我。

    黄哥哥回来找我了,他还是担心我被鬼婴伤害,林衣看到了黄哥哥出现,身体更加透明,并且在发抖,我只能让林衣先回去休息。
    我问黄哥哥是不是做了什么,为什么林衣这么怕他,黄哥哥说所有鬼好像都怕他,而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    黄哥哥问我林衣来找我到底有什么心愿没有了结,我告诉了他从父亲出殡到之前发生的事情,并且现在林衣的尸体也没了。林衣就是来求我帮她找回尸体的。
    我实在担心林衣也变成我父亲那样的厉鬼,求黄哥哥能帮我想想办法,黄哥哥说这事情太过于蹊跷,他要去找李姑婆问问事情的具体情况。
    为了我的安全着想,他送我了一把小刀,可以藏到袖口里,如果我以后碰见了厉鬼就可以用这把刀刺她,这把刀已经被他开过光,除了法术特别高强的鬼,应该都会惧怕。
    李姑婆也正要来找黄哥哥。黄哥哥思索了一下,问到我父亲和林衣的生辰八字是多少,李姑婆说完之后自己也发现了问题,他们俩竟然都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的人,而现在林衣的尸体也不见了。
    李姑婆告诉我们,其实瞎子的尸体也不见了。她这几天每天都到村子里去,想要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可疑的人对村子里的人做了什么,可是一点结果都没有。
    而尸体却接二连三的不见了,林衣的尸体更是在她的眼皮子下不见的,事情越发的诡异了。
    现在李姑婆和黄哥哥怀疑,是不是瞎子的生辰八字也是年阳月阳日阳时,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有可能是七伤凶墓。
    李姑婆满脸震惊,皱起了眉头,满脸思索状。
    我好奇的想知道七伤凶墓到底是什么,可是又不知道在这个时候将出来好不好。黄哥哥看出了我的纠结。
    所谓七伤凶墓就是需要七个人,七个人都会因为不同的原因被伤其性命,七个人七种不同的死法,而七个人必须都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的人。还要有一个孩子,怀孕时就是个鬼胎,出生后就变成了鬼婴。
    而瞎子现在很有可能也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的人,其实现在连我这个外行人也是这么觉得的。
    现在如果事情真的如推理的结果一样,那幕后的人,无疑就是想要运用这七伤凶墓来让某个死去的人复活。
    李姑婆马上问我是否知道谁还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的人,我也不知道,不过村子里都会有村薄记录的。
    其他人我虽然不知道,但是我母亲和姐姐的我还是知道的,但是都不是。
    对于这种害人的巫术,大家都不能不理会,李姑婆和黄哥哥准备找村长去看看村薄,如果还有符合条件的人就保护起来,哪怕那个人死了,我要把他的尸体保护好。
    其实我爹不能完全算是我杀死的,我想要说出来,又怕李姑婆知道后不让我当自梳女了。
    原本那天我只是坐在家门口,期盼着今天父亲可以毒一天不用回来,村长来到了我家,他和我讲了很多,他说,人不能信命,要用自己的力量去反抗,不然你就总会被命运所摆布。而我的母亲和姐姐就是因为懦弱,胆小才会死的这么惨。
    再过几年我也会被我父亲卖出去,到时候很有可能就是某个张傻子,李傻子,或者就是个瘸子,老头。
    但是如果我反抗,我的生活就会从此摆脱那个人。
    反正村长说了很多,我当时只感觉好像他说的特别对。她告诉我无毒不丈夫,女人也要对自己对别人下得去手。
    说完便将一包白色的粉末放到我手上,说如果我想明白了,把这个放到我父亲饭里,我以后就会有好生活了。
    后来我父亲就死了。
    这也算是七伤凶墓里一总凄惨的死法吧,被自己的亲生女儿杀死了。
    我带着李姑婆和黄哥哥去找村长,他不在家,我们便只能先去别的村子看看其他村子里的村薄,看看是否有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的人。
    其他几个村子都没有,我们又返回了我们村子。
    现在想来,村长那时候到底为什么要给我那个药,还对我说了那些话,是不是他的目的就是要杀死我父亲。如果真是如此,那他就是那个幕后的人吗?
    我实在不想把这个见不得人的事情说出去,可是如果我不告诉黄哥哥他们,可能他们都会有生命危险。
    越想越纠结,我实在是恼火自己的自私,我怎么也能和父亲一样,只管自己的死活,连别人什么问题都不关心呢。
    我下定决心要将这件事说出来,黄哥哥却好像发现了什么一样给了我一个安心的表情,并偷偷的告诉我,有什么事和他说完再决定。
    突然间我就安心了,等我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都走到水里去了。真是不能分神,看来黄哥哥应该是看出来了。
    等李姑婆在像别人打听村长的去处时,黄哥哥拽着我到了角落里,我将杀死父亲的经过全告诉了他。
    黄哥哥看着我,用力的抱了抱我,可怜的孩子,你放心,以后我作为你的哥哥,我都会护着你的,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了。
    听着黄哥哥的保证,我感觉全身都轻松了,可是黄哥哥却告诉我这个事情除了他以后再也不要说给别人听了。
    看着黄哥哥的眼神,我知道他是为我好,在这个女人没有地位的地方,即便他在十恶不做,他是男人,人们就会像着父亲,即便女人死了也不会有人同情。
    我僵硬的扯出一丝微笑,告诉黄哥哥不要担心,他好像懂我的想法一样,用力的将我抱住,暖暖的怀抱好像驱寒了所有的寒冷。
    李姑婆打听回来了,说是村里有人办丧事,村长去那里主持了。
    黄哥哥说,十有八九那人就是我们要找的阳年阳月阳日的人。我们便快步的像村里走去。村里已经放起了鞭炮声,因为老人已经过了百岁,所以在村里,称为喜藏。
    是需要人们敲锣打鼓的进行的。并且死去的人家还回请大家吃一顿饭,以此来希望所有来的人都能够长命百岁。
    我们终于找到了村长,拿到了存薄,真如我们所猜的一样,瞎子和这个老人都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的人。
    村长看起来也一切正常,好像这些事情真的和他无关一样。
    村里的人近期被这些总是丢尸体的事情吓坏了,草草的吃完饭就准备回去了,黄哥哥说那人在暗处,我们必须多加小心,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会动手。
    我忍不住思索,如果这位老人真的是寿终正寝,那七伤的伤又从何而来呢,可是他的家人又说他是正常死亡,到底是有人来杀了他,还是怎样呢?
    其实仔细观察,我发现老人的老伴竟然双目无神好像受了刺激一样,双手颤颤巍巍,满含热泪的喃喃自语。我悄悄的走过去,只听见了一声"对不起……","谁家的孩子,快起来,碰到老人怎么办"。
    我被人吼了回来,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?
    如果真如我所想的话,那这一伤也成立了。我问黄哥哥,会不会是村长杀死了老爷爷,黄哥哥说他也不敢下判断,或许是或许不是吧。
    我们一直呆在老爷爷家里,好在李姑婆可以为他们解决很多她们不懂的丧事处理办法,我们呆着也算名正言顺了些。
    我们一直守在屋里,庆幸的是老爷爷的尸体一直没有丢,不过却在晚上又死了一个人。看来那个人仍然没有要停止的意思。
    李姑婆说不能在等了,她拿出了几枚铜钱,摆在了棺材的四个角落,有用黑线将棺材缠了起来。
    紧接着把纸钱烧过的灰扑在地上,洒满了薄薄的一层,并嘱咐我们,即便看到任何东西,都不要出声。
    她变坐在了祠堂的中间,默默念着什么。并且不停的将棺材草扔到火盆里面。又将烧过的灰再次到了出来,如此反复。
    我的职责就是为李姑婆递棺材草,即便不是我自己呆在这里,可是祠堂给我的感觉依然不好。我撰紧了手心,告诉自己不要紧张。

猜你喜欢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