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资讯

我不是你的故事

时间:2019-09-11 18:01:15来源:鲧鼎小说网

我不是你的故事江意茹顾承希小说在线阅读,我不是你的故事小说作者是安如好,讲述了你想得真天真,顾承希为了他的任务,伤害了你多少?从最初他代替顾青霖入狱开始,再到和许佳静的假结婚...

我不是你的故事小说

“你这个女人,你竟然连我们也都隐瞒了!”顾青霖喝斥,“你说,这个孩子是谁的,承希的孩子又被你放哪里去了!”

“这个孩子是我姐姐的,承希的孩子嘛,”霍碧涵唇角勾起笑容,目光睇向我,“我自然不会告诉你们,我想让她好呢,她就会好,我想让她不好……就会很不好。”

她说到最后,眼眸眯缝,咬牙切齿。

“霍碧涵!”我又冲过去,揪住她领子。

“不要这么冲动,这话我不是早就和你说过了吗?让你不要再闹下去,让你赶紧离开美国,你非得逼我,虐待一下那小丫头吗?”霍碧涵淡淡冷笑。

她这么无赖,孩子在她手里,我们竟然拿她无可奈何吗?

她把我推开,整理一下裙子,环顾一眼屋内的人,说道:“事情也败露了,那我就明说吧,我不会承认,也不会和承希离婚,你们也休想,对我们霍家有任何手段!”

顾青霖瞪着她,怒声说:“霍碧涵,你想得太天真了,孩子只要在这个地球上,我们就一定能把她找出来,到时候,你身败名裂,被顾家扫地出门,送进监狱,可别怪我们不讲情面!”

霍碧涵的唇动了动,还是没还嘴了。

“你伤害孩子越大,将来所受的罪责就越大,你自己想清楚!”顾青霖继续厉声。

霍碧涵拽着拳头,没有了之前的无所畏惧。

“说呀!我的孩子在哪!”我冲她怒吼。

霍碧涵咬紧唇,冷冷说:“我就不说!我若说了,我一样会被顾家扫地出门,我们霍家……”

她唇有些抖,说不下去了。

魏舒林终于开口了:“碧菡,你就说吧,你说出来,我为你向承希求情,让他原谅你,之前顾家与霍家的协议,也不会变动。”

“不!你们少骗我!你们如今如今看到江意茹身份变了,你们就全都变脸了吧!接下来,你们该一个个涎着脸巴结她了,怎么可能会让承希原谅我,怎么可能还让我留在顾家!”霍碧菡看着魏舒林冷笑。

“霍小姐,你多虑了,就算他们顾家再涎着脸来巴结,我们李家也不会理睬,所以你把孩子还给我们,你依旧安安心心做你的顾家大少奶奶好了。”妈妈冷眼睇着她,不屑说道。

霍碧涵哼一声,固执地说:“我不会说出来!永远都不会!”

我爸爸站起来,冷沉说:“你们回去争执清楚,明天八点给我结果,我希望这个孩子是你们亲手交给我,而不是由我去找出来!”

顾青霖赶紧陪笑说:“是,李先生。”

“我们走。”爸爸脸上,已是很不耐烦了,他紧锁眉头,大步走在前边。

没要回孩子,我难过得不行,但现在和他们僵持,也不会有结果,我只得跟随爸妈出了房间。

“霍碧菡这个女人,真是气死我了!”妈妈恨恨地嘀咕。

“她不说出安好在哪,该怎么办呢?”我着急问。

爸爸沉声说:“你别急,爸爸马上派人寻找,现在不比当年,你和你姐姐当年丢失的时候,爸爸还是潦倒落魄,没有能力找寻你们,现在爸爸不怕把地球翻个遍!”

“谢谢爸爸。”我点头。

“如果孩子是我找出来的,呵呵,顾家和霍家,我不会轻易放过!”爸爸狠狠说。

“就是!我相信这点,顾青霖也看得很清楚,回去一定会逼霍碧涵把孩子交出来。”妈妈愤恨点头。

我忽然打了个寒颤,颤声问:“霍碧涵会不会逼急了,一不做二不休的……”

我不敢说下文,只觉得全身绵软无力,就要瘫倒。

妈妈一把扶住我,安慰我说:“不会的,不会的,她没那个胆子。”

“妈,我好害怕——”我在她怀里,大哭起来。

“别怕,别怕,不要自己吓唬自己,爸爸都说了,会派人去寻找嘛。”妈妈心疼地拍我的背。

满怀希望而来,满怀失望而归,回到家里,我无精打采地跟着爸妈进屋。

没想到一进门,却意外地看着意鑫在客厅!

“意鑫!”我惊喜跑过去。

“姐!”意鑫站起来,和我抱在一起,他衣衫褴褛,脸上和手上都是鞭痕,腿上还绑着石膏,只能单脚着地。

“快坐下,腿还伤者呢!”我忙扶着他坐下。

他屁股沾着沙发,拘束不安地看着我爸妈进来,腼腆招呼:“叔叔,阿姨。”

“这是小茹的弟弟吗?快坐好,小心腿疼。”妈妈很热情很和蔼。

爸爸却只看他一眼,淡淡“嗯”了一声,在我们对面坐下。

“叔叔,婶婶,小茹,你们回来了,我刚把意鑫带回来。”李昊从书房出来,笑呵呵走过来。

爸爸赞许看他一眼,点头说:“嗯,办事效率越来越高了。”

“谢谢叔叔夸奖。”李昊微笑。

“谢谢你,哥。”我站起来,向他道谢。

“不用客气,都是自家人。”李昊在我身边坐下,温和说。

我坐下来,心里是真感激他,这么快就帮我把弟弟找回来了,让我焦灼的心,有了几分安慰。

“小茹,你看,只要爸爸开口,什么事都能摆平的,宋云心那么无赖,弟弟不是很快回到你身边了。”妈妈拉着我的手,柔声说。

“嗯!”我点头,对尽快找到女儿,有了信心。

“宋云心呢?”爸爸淡淡开口。

“呵呵,那条狗,已经处理了。”李昊轻描淡写回答。

我以为“处理”了应该是交给警察了,没有继续追问,想想宋云心的春秋大梦,这会只能去监狱里面继续做了,若不是太贪,他最少也能在我爸爸这里得到一大笔酬劳,够他挥霍下半生了吧。

妈妈让两名佣人扶着意鑫去了楼下的一间客房,吩咐佣人请医生过来,为意鑫治疗。

我守护在意鑫身边,房间的人都出去后,意鑫小声和我说:“我并不是李昊哥哥救的。”

我惊讶问:“那你是谁救的?”

意鑫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,我本来被宋云心捆绑了,然后丢进车里,可能是想把我换地方,但是车开到不知什么地方,就出了车祸,和别的车撞上了,我趁着混乱下车,想要逃命,车里押着我的两个人想来拽住我,那个撞我们车的车主下来,脚一伸出,那两人便狗吃屎般摔倒!”

“那人难道是故意撞你们的车?”我皱眉。

“是故意的,”意鑫点头,“因为他当时偷偷对我说,快跑,会有人救你!”

“他还塞给我一张纸条,我拽着纸条,撒腿就跑,我腿很痛,跑不快,在前边上了一辆公交车。”

“上车后你才看纸条,对吗?”我问。

“是的,”意鑫点头,“上车后我找了座位坐下,打开纸条,纸条上写着,让我在前边的第二站下车,会有人救我,然后说除了你,不让我和任何人说,我有人相救的事,就说是自己逃跑的。”

我莫名紧张,忙问:“纸条呢?纸条在哪?”

意鑫把纸条从裤兜里拿出来,纸条上写的英文,我勉强能看懂,但很失望,字迹并不是承希的。

纸条肯定不能留着,我撕碎后,去洗手间用水冲走。

回来床边坐下,继续听意鑫说下去:

“我听这个人的话,乘坐了两站后下车,有两个外国人在门口等着,问我是不是江意鑫,我说是的,他们便打了个电话,很快,李昊哥哥赶过来了,给了那两个外国人酬金后,便带我来了这里。”

“之前那车主长什么样子?”我疑惑问。

“车主是外国人,大概四十左右吧,有络腮胡子,个子很高,头发是金色的,有点卷。”

听着意鑫的描述,我想起那个从宋云心手里救我的男人,外貌好像差不多!难不成是一个人?

这个人会是谁呢?

我心里涌起喜悦,这个暗中帮助我们的人,真的会是承希吗?为什么他一点都不透露,是不是因为纪律,不能透露?。

医生为意鑫检查了全身的伤后,开了些药。

我看着意鑫满身淤痕,心疼地问:“这些是谁打的?”

“霍碧涵,到宋云心手里后,他还没虐待我,”意鑫可怜巴巴地看着我,手指摸摸他脸颊上的一道伤痕,“这是霍碧涵一个耳光刮出来的,她的指甲很锋利。”

我心疼地抚摸他脸颊,狠狠想着,有机会,这个耳光我一定要加倍还回去!

医生出去后,爸爸进来了,意鑫局促地躺着,想要坐起来,又被我按着躺下。

“意鑫,今天是你自己逃跑的吗?”爸爸一脸威严,冷沉问道。

“是的,我趁着车祸,就逃跑了,当时没跑多远,刚好有公交车,我就上了车。”意鑫点头。

爸爸鹰隼一样的眸子紧盯着他,沉吟一会问:“没人帮你?”

意鑫摇摇头,“没有,我下车后,原本想和谁借个手机,给姐姐打电话,但是有两个人看到我,走过来拿着一张画像,和我比对了一会,然后问了我名字,便帮我打了李昊哥哥的电话。”

“嗯。”爸爸一直盯着他,好一会才缓缓点头。

“爸爸,还好意鑫幸运,半路逃跑,不然还不知道,宋云心想把他弄到哪里去呢。”我看着他说。

爸爸点头,露出一点微笑,对意鑫说:“好好养伤。”

“谢谢叔叔。”意鑫赶紧说。

“等你伤好了,叔叔再给你安排上学的事。”

爸爸的笑容总算有几分和蔼了,我忙说:“谢谢爸!”

“叔叔,我想回国念书,和姐姐一起回国。”意鑫牵住我的手。

“这样也好,你可以先回去,等姐姐找到安好,马上回来。”我点头说。

妈妈从外边进来,笑着说:“傻孩子,你以后生活在我们身边,你难道还要抛下爸爸妈妈,一个人回国去吗?”

爸爸微笑,说道:“是啊,你以后和我们在一起生活,意鑫还没成年,暂时先别回国,别离开你身边吧。”

“可是我的工作室和厂子……”

妈妈笑着打断我的话,说道:“那边可以请人管理,你只要定期过去看看就行,至于设计,你在哪都可以呀。”

我想想也是,微笑点头。

“你的oy,爸爸会为你注资扩大,合适的时候,会为你举办大型发布秀,让它真正成为世界级品牌。”妈妈在我身边坐下,搂着我的肩说。

我黯然低着头,现在全然还没心思考虑事业,只想快点找到女儿。

“孩子也一定会尽快找到,你昊哥哥办事能力很强的。”爸爸朝我温和笑了笑。

他们坐了一会,都出去了,我让意鑫休息,自己则靠坐在沙发,默默发呆。

晚上,妈妈带我上楼,去我的房间。

“你看看,妈妈给你准备得妥当了没有,若是还需要什么,尽管和妈妈说。”她笑吟吟推开门,温柔说。

我的卧室很大,布置很温馨,最关键的是,里边还准备了一应的婴儿用品,主卧之外,还有一间婴儿房。

“孩子回来后,什么都齐全。”妈妈拿起摇篮里一套裙子,柔声说。

看着这些温馨的婴儿用品,我的心安宁很多,感觉孩子真的一转眼就会回到我的怀抱,就像今天回来,忽然惊喜看到意鑫已坐在客厅一样。

“早点休息,明天我们会继续和顾家交涉,你爸爸会给顾家施加压力,相信霍碧涵的心理防线,很快就会垮掉。”妈妈说。

“嗯。”我坐下来。

妈妈陪着我坐下,继续安慰我:“而且,我们也在警告她,如果伤害孩子,她的下场也会很惨,我想她不敢轻举妄动。”

她回头对门口的佣人说:“去把我房间茶几上的u盘拿过来。”

佣人答应,转身去了。

“你知道u盘里是什么吗?”妈妈笑笑。

我猜到了,应该是从宋云心手里弄到的,霍碧涵那些不雅照片。

“霍碧涵?”我问。

“对!这些东西,还是有用的,对付这个贱人,咱们也不必用什么好手段。”妈妈点头。

我咬牙,的确,这个贱人太毒了,就算我要回女儿,我也不轻易饶过她!

佣人很快把u盘拿来了,无需打开查看,因为那天宋云心已经告诉我,尺度很大。

“明天咱们拿着这个,再吓唬吓唬她。”妈妈说。

“好!”我点头。

妈妈起身,为我整理一下床铺,然后又去衣柜,检查一下衣物,确认什么都齐全,才回头温柔说:“小茹,去洗个澡,早点休息。”

“好的,妈妈也去休息吧。”我站起来。

妈妈微笑凝视我,过来把我抱在怀里,轻轻拍了拍我的背。

她出去后,我洗了澡,抱着一个布娃娃,躺在被子里。

对女儿的思念,让我快成魔障,我轻轻抚着布娃娃的头发,幻想着她是我的安好。

疲倦至极,在泪流满面中,恍惚入睡。

手机短信提示吵醒了我,我伸手摸到手机,查看一下,是意鑫发来的,他说他肚子好痛,让我下楼去看看他。

我赶忙起来,披了件外套,连鞋都没来得及穿,赤着脚快步出屋。

这时已经快半夜了,整个李家静悄悄的,我下意识地放轻脚步。

楼下的灯还亮着,我去意鑫的房间,要从书房外边经过,书房门缝里还透着灯光,看样子爸爸还没睡。

我轻手轻脚过去,刚过拐角的时候,书房门开了,有人从书房里边出来,随后,里边传来爸爸低沉的声音:“一定要确认,顾承希是不是真正完全失去记忆。”

“是,叔叔,”回答他的是李昊,“如果不能确定……”李昊的声音,带着阴冷狠戾,我只觉脊背发凉。

“不要轻举妄动!”爸爸的声音淡淡的,却透着无形的震慑。

“是。”李昊恭谨答应。

我紧紧贴着墙站定,缓缓地往后面移一些,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商量顾承希失忆的事,也没有明白这几句对话的全部,但我觉得,我不能让他们发现,我刚才听到了这些话。

李昊的脚步声往大厅走去了,随后爸爸的脚步声跟出来。

李昊出去了,爸爸则上楼去了,我直到大厅的灯灭掉,都没敢动。

我听到爸爸卧房的门关上,我才踮着脚尖,快步走去弟弟房间。

推开门进去,弟弟坐在床上,捂着肚子,蜷缩成团,很难过地皱着眉头。

“怎么了?意鑫?”我忙过去。

“姐,我拉肚子,可能是在霍碧涵那里,他们让我吃馊了的饭菜,把肚子吃坏了。”意鑫带着哭腔说。

“啊?那得去医院呀,你等一下,姐上去拿钱包。”我摸摸他额头,有些烫手,好像还发烧了。

“意鑫,你等会,别出声啊,我马上下来。”我悄声叮嘱一句,出了他房间,也没开灯,摸黑往楼上走,不敢发出一点声音。

我紧张极了,生怕家里冒出一个人,忽然把灯打开,像抓贼一样抓住我。

好在一直摸进我的房间,也没谁发现我,我靠在门上,呼了一口气。

出来的时候,我便故意把声音弄大了,房间走廊的灯都开亮,拖鞋走得吧嗒吧嗒响。

妈妈很快出来了,她在走廊拦住我,诧异问:“小茹,怎么了?”

“意鑫刚刚发短信给我,说他肚子疼,我下去看看。”我假装之前还没下楼,是现在才下楼去的。

爸爸从房间出来了,皱眉问:“意鑫怎么了?”

“他说肚子疼得厉害,我去看看,不知道要不要去医院。”我着急的说着,一边往楼下跑。

“小茹,别急,妈妈喊司机备车!”妈妈大声说。

“我先去看看他,是不是很严重。”我一边咋咋呼呼地回答,一边小跑。

“老公,你去休息吧,我去看看。”

“好,有什么问题再叫我。”

我听到妈妈和爸爸在楼上说。

妈妈很快给我喊来佣人,和我一起扶着意鑫到外边,司机已经把车备好了,我们把意鑫扶到车上坐好。

“妈,你去休息吧,我送意鑫去医院就行。”我对妈妈说。

“我陪你们去吧。”她往车上挤。

“不用,这么晚了,会影响您美容的。”我拦着她。

她没坚持,叮嘱了司机一番。

车开车别墅,我还在想爸爸和李昊刚才的对话,手也不觉紧张地抓着意鑫的手。

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带来的“我不是你的故事”,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!更多相关资讯,请关注非常小说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