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资讯

谁的青春不豪迈

时间:2019-09-11 18:01:38来源:鲧鼎小说网

陈歌越装作不在乎,横霸就更加肆意妄为,攻势越来越猛,几乎是密袭,横霸攻得急劲,陈歌不得不出手了...更多谁的青春不豪迈陈让小说全文阅读尽在乐库小说网。

谁的青春不豪迈小说

27 兄弟

趁他们都在围殴伊文华,我把目标锁定在燕青青那,寻思只要逮住了这带头的,虽说不可能一下子反败为胜,但至少可以争取一点时间,让伊文华回气。

一棍子撂倒按住我那男的,这动静有点大,燕青青自然就回头看向我这边,我怕她有所防备,所以打定主意后,就像条疯狗一样冲向燕青青那边的,我刚才可是在这臭丫头手上吃了不少亏,这会还不有仇报仇,有怨抱怨?

抡起棍子就朝着燕青青骂了句臭婊子,接着就毫不留情的砸向了她,一点都没因为她是女人而留手,或许是我很清楚,这娘们除了没把,压根就比其他男人要狠的多。

我攻得急,速度也快,转眼就到了燕青青的面前,这会算是燕青青,眼里还是闪过了一丝诧异,本能的往后推,但迈的步子太小,是躲不过的。

这一棍子落下的时候,我寻思这燕青青基本完蛋了,结果半路杀出个何少杰,冲出去的时候我基本把注意力都放在燕青青的时候,倒是落下了他,导致这棍子没砸到燕青青,相反还被何少杰一脚给踹我手上,把棍子给踹掉了。

这会再捡棍子肯定来不及,我想着直接饶过何少杰,对付燕青青,都这时候了,也不管卑不卑鄙,我怕再晚点,伊文华指不定被揍成啥样了。

可何少杰这丫的身手不错,踢掉我棍子后,转身又是一脚直接中了胸膛,把我给踹的倒退了好几步,这下把我跟燕青青的距离给拉远了。

何少杰挡在燕青青的面前,我还想再上,但已经晚了,燕青青朝着他那群狗腿子喊道:“都过来把这杂种给弄死!”

那些人听到命令,只留下两三个人看住伊文华,其他七八个人直接朝我这边跑过来了,我知道要是这会再上,下场绝对不好受,本能的打起了退堂鼓想跑,但往后退的时候看到伊文华倒在地上,似乎昏迷了,双脚就迈不动,一咬牙,骂了句操,死就死吧,不就是一顿揍吗?

断了逃跑的念头,我又像条疯狗一样冲过去了,目标还是距离我最近的燕青青,可有了刚刚那一下,燕青青就学聪明了,一边喊着让人打死我,一边往后退,跟我保持一定的距离。

我够不到她,倒是跟她那些狗腿子正面给碰上了,几个起落,棍子和拳脚一起朝我袭来,接着一个不慎,背后也不知道谁给我一记闷棍,就又摔地上了,人多对人少的时候,站着还有得一拼,倒下就基本万事休矣了,连打架那么厉害的伊文华都反抗不了,更别说我了。

又是先前的场景,七八个人围住我,一边骂着脏话,一边用脚踹我,燕青青站在这群人面前,估计是我刚的偷袭让她真怒了,朝我这边喊道:“弄死他,弄死他,今儿个谁说情都没用,不把这丫的打得进场修一两个月,我燕青青名字倒过来写!”

这话估计是说给刚刚帮我求情的何少杰听的,果然,何少杰也不敢劝了,只能在一旁叹了口气,无奈的看着我,眼神有点责怪,大致是觉得我这人有点傻,这事原本基本都完了,我还求着人家再揍我一顿。

我心里那个冤啊,又不是我想继续的,哪知道伊文华那王八蛋那么会挑时间回来啊。

其实吧,挨揍这种事我还是挺能抗的,这要多亏这半年陈叔没少教训我,不知不觉倒是提高我的耐打能力,起初还有点疼,后来就麻木了,也不觉得疼,就是有点晕,想着就这样睡着了,估计就醒不来了。

所以我真大眼睛,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,好在这顿揍就挨了了两三分钟,刚好这时就有一辆巡逻的警车从路口开过来,我立马扯着嗓子朝警车的方向喊道:“救命啊,杀人了!”

燕青青一听,估计也是怕事情闹大,朝着她那些狗腿子喊了句跑,临走前还朝我脑袋踹了一脚,跟我说这事没完。

那帮人惊慌失措的骑着摩托车跑了,其实他们不用跑,因为那警车压根就没过来,估计是不想搭理吧,只是他们做贼心虚,争先恐后的离开了。

等他们全部跑了以后,伊文华还一瘸一拐的站起来,朝着那些人的背影喊道:“跑你麻痹,有种再来干一场,小爷陪你们好好玩玩。”

我想让伊文华消停点,但当时伤口的疼楚又反应过来,疼的实在站不起来了,见我还喘着气,伊文华晃晃悠悠的朝我这边走过来,蹲下来拍了拍我的脸,问我还活着吧?

我说去你妈的,你才死了,伊文华松了一口气,直接就在我旁边坐下了,这会已经11点多了,街上本来就没几个人,偶尔有人路过,看到我两这惨样,也全都跟没有看见一样匆匆离开了。

伊文华让我躺着别动,他休息个四五分钟,等他有力气了再说,这丫的倒是谈定的很,估计是没少挨揍呢。

我两就在马路旁昏暗的巷子里,我躺着,伊文华坐着,不知道为啥,我忽然乐道:“让你他妈一挑十,栽跟头了吧,这会被我亲眼看到你被打成狗熊,以后这事我能念叨一两年了,特别是林梦儿,要是让她见你这样,以后肯定没少埋汰你。”

伊文华也乐了,肿着一张脸却露出谈定笑容道:“你可能不知道,我爸没死之前,在城东那边可是打架特别出名的,以前住城东那会,我还小,街上不少混混都愿意带我玩,就因为他们尊敬我爸,那时候我就知道,拳头也是可以打出一片天下的,所以我缠着我妈,让她让我去学武术,我妈不让,我就偷家里的钱偷偷去学,后来有一次让我妈给逮住了,狠狠的揍了我一顿,连家都给搬了,我妈那会一直哭,说我要是再这样,迟早跟我爸一样的下场,我就偏偏不信,我爸是被人围殴乱刀砍死的,那我就比他更强,面对任何人都不退缩,无论多少眼前多少人,我都要杀出一条血路来,久而久之,性格就这样了。”

“中国文字博大精深,性命性命,改了性就要了命,我不想改,就算和我爸一样的下场我也愿意,我一直都坚信,我天生就是征战沙场的大将军!”

我看着他道:“这还是你第一次跟我聊你以前的事。”

伊文华看了我一眼道:“估计是看你顺眼的,不过话说回来,当时他们围殴我的时候,你为什么不跑?还一个劲的往前冲,你是不是傻啊?”

我望着没有一颗星星的夜空,也在想着伊文华那个问题,片刻之后我回答道:“因为你不跑,所以我也不能跑,你能做第一个冲回来的傻瓜,我也可以做一个不跑的怂货。”

“我妈半年前死了,我变成了一个孤儿,寄住在一个非常讨厌的家庭里,我这人很怂,就像驴一样,人家不拿着鞭子赶我,我是不敢用驴腿踢他的,但逼急了,我不仅要拿驴腿踹,还要像狗一样咬死他,你受你父亲的影响,我也是,有个道理我妈念叨了一辈子,说是我那死鬼老爸的做人准则,任何事都要有借有还,对人,对感情都一样,做人可以记仇,但别人对你一点好,就还一点好,甚至要更多。”

说完这话,我就看着伊文华,我两都乐了,接着伊文华从怀里掏出一把大中华,烟盒都邹邹巴巴的,估计也没剩几根了,而且包装都老化,也不知藏了多久,他从里面拿出一根,放我嘴上,掏出一个一块钱的劣质火机给我点上,他自己则是抽起半根烟,那半根烟显然是抽了一半不舍得烟掐灭了。

就这样伊文华还津津有味的深吸了一口,然后仰头吐出一个烟圈,一脸陶醉道:“这烟是我爸留下来的,我十一岁那年偷家里钱,顺势就把这条烟给顺走了,每次一抽这烟,就像我爸陪在我身边一样,到现在快五年了,一条烟就剩这一包,从我学会抽烟起,我口袋里永远都放两包烟,十块钱的经典和不知道多少年的中华,只有朋友,我才递给他后者,放的久了,这烟估计有点走味,你别嫌弃,算是跟我一起缅怀过去,纪念咱们那两个不负责任的老爸。”

伊文华抽着那小半截烟,那张帅气的脸庞在昏暗的月光下蒙上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悲伤。

我也抽着那烟,确实跟伊文华说的有点走味了,啥味道都抽不出来,但我知道,这烟估计是我这辈子抽过最好的烟了。

抽的不是烟,而是情义,很久以后我才知道,“缘分”这两个字有多奇妙。

我和伊文华此时都不知道,十五年前,我们的父辈便是共同抽着这烟,踏上人生最后一战的,八人对千人,战的天昏地暗,不为别的,只为帮我父亲临死之前取回最后哪一点仅剩的尊严,上一代的生死相随,到了这一代同样延续下去。

兄弟二字,寥寥十二笔画,但每一笔,却重如泰山!

28 温柔的仇姐

我和伊文华把烟抽完后,力气也回了一点,伊文华就把我扶起来,问我要不要去医院,我摇了摇头,兜里没钱,去医院也没用,伊文华更别说了,这家伙兜比脸都干净,我寻思这点伤,去仇姐那用红花油给擦一下就行了。

没办法,穷人家的命就是不值钱,这道理我从我妈搬来这座城市的时候就明白了,其实有时候想想,我妈那都好,就是有点傻,我小时候家里有个舅舅,虽然印象有点模糊,但总归还是有点印象。

我只知道我舅长得跟狼一样,对人都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,只有面对我的时候才会嬉皮笑脸,舅舅跟我一样讨厌我爸,那时候不懂事,后来才明白,我爸和我妈是没结婚生下我的,换句话说,我是个私生子,舅舅气不过,曾经想找我爸好好理论一下,但都被我妈给拦住了。

结果我爸一死,我妈就抛下舅舅带着我来这座城市了,我不知道我妈那么一个温柔的人,为什么会那么狠心,她对自己狠,对我更狠,为了一个从来没给过她名分的男人,宁愿来放着好的生活不过来这里挨穷挨苦,只是为了在我爸曾经生活过的城市,与他共同呼吸同一座城市的空气?

想想都觉得傻,但却傻的可爱。

有段时间我挺妒忌我那从未见过面的父亲,凭什么他可以拥有我妈这样的好女人,他根本就不配,久而久之,掺杂着小时候挨饿的愤怒,对他只有恨意了。

和伊文华走了一段路,我才问她薇薇呢,伊文华说已经让她回家了,还说今晚这事吓到那小姑娘了,以后可要找时间请她吃顿饭赔罪。

我说是该请,人家一小姑娘啥也没干,就要跟着咱们逃命,好在是没出事,要是出事了,这心里一辈子都要内疚。

伊文华就说薇薇是个好姑娘,当时他拉着她跑的时候,那姑娘一句怨言都没有,还一直担心我呢。

我看伊文华说薇薇的时候,肿起的脸还不经意露出一丝笑容,我就打趣道:“你是不是喜欢人家啊?”

伊文华停了下来,想了想后说道:“我觉得她特别像我妈,老是喜欢教训我,说喜欢也谈不上,就是觉得亲切,跟她在一起总觉得特别舒服,你别看我长着一张小白脸,事实上,我喜欢年纪比我大的,这不是病,就是每个人的胃口不同,她倒是挺对我口味的,就是我没谈过恋爱,不敢开口,要是拒绝了,我不就糗大了。”

伊文华说他没谈过恋爱我可不信,我趁机问他对林梦儿跟程晨是什么感觉。

伊文华白了我一眼,说都这时候了,我还有心情八卦,我让他别废话,赶紧说,其实我就是想探探伊文华的口风,看他喜不喜欢林梦儿,要是喜欢的话,我也就只能忍痛割爱了,当时的心思挺像那种肥皂剧的男二号,心想只要林梦儿幸福,我也幸福了。

伊文华说道:“小晨和我太熟,要是喜欢早就搞对象了,所以可以排除,林梦儿长得是可以,而且身材不错,就是年纪有点小,我把她当妹妹,所以这两都没啥感觉,还不如薇薇有感觉呢。

听他怎么一说,我心里深处的某块石头终于放下了,但很快就特别矛盾的觉得伊文华的没眼光,林梦儿多好一女孩啊,他居然说没啥感觉,我都怀疑他脑子有病。

我叹了一口气,装出一副过来人的身份道:“文华,都是哥们,就劝你一句,你要是对人家程晨没那心思,就早点说清楚,别耽误了人家,昨天在旱冰场就看出了,那姑娘绝对对你有意思,不然手让你白牵,腰让你白搂?还有林梦儿也是。”

伊文华摸了摸鼻子,说他自己的事他自己知道该怎么办,让我少叽叽歪歪的。

我也就点到即止,没有再说了,伊文华扶着我走了好几个街头,才遇上一辆出租车,我两上车后,就把身上的钱给掏出来了,跟司机好一顿说,人家才愿意怎么晚载我们会灵溪。

到了灵溪后,我直接就往仇姐的诊所去了,也不知道怎么晚她睡了没,要不是身上真的难受,我也不愿意怎么晚去打扰她。

结果到了那,灯还亮着,我让伊文华去敲门,没一会穿着黑色睡衣仇姐就来开门了,仇姐一见到我这幅模样,也没多惊讶,还朝我乐道:“又打架了?”

伊文华刚想说话,我就抢先说道:“不是,就是碰到一群抢劫的,没要出来钱,就把我们打一顿了。”

那时候好面子,总觉得挨打这种事说出来丢人,抢劫就不一样了,人家一听,还认为我们跟劫匪搏斗呢,也算是光荣挨打。

仇姐看了我一眼,侧了侧身,让伊文华扶我进来,她给我看看伤,要是不严重她这边还能弄一下,要是严重了就得送医院了。

伊文华平时风风火火的,这会见到仇姐却出奇的特别听话,估计是仇姐长得太好看,把这臭小子给迷住了。

他把我扶进去的时候还一个劲的问这女的是谁,是不是我姐之类的。

我赖得跟他废话,进了四合院,又到了前几天的病床上,仇姐让我躺下去,接着就过来查看我的伤势了,她这会穿着薄纱的睡衣,俯着身查看我伤势的时候,我总会看到不该看的,而伊文华这臭小子则是故意站在仇姐的后面,盯着人家的屁股不放呢。

仇姐也不在意,估计是早就习惯了男人这样的视线了,她看了一下我伤口,又伸出手按了按问我疼吗,按了好几个地方,我都喊疼。

她就埋怨道:“疼还去打架?活该!”

我刚想解释说我这是被抢劫了,但仇姐手一用力,我就疼的说不出来话了,只是老老实实的闭嘴,她检查了一会,跟我说道:“骨头没伤到,伤口也不深,不用缝合,血也不留了,就怕是内出血,要是不放心就去下医院,没钱跟我拿,反正你打工还债我也不亏。”

我摇了摇头,说我不去医院,讨厌哪里的消毒水味,仇姐叹了一口气,说行吧,接着就让伊文华去浴室给我盛些热水,她给我擦擦身子,然后再抹点药水,紧急处理就只能这样了。

伊文华接到命令,就拿着脸盆出去了,仇姐坐在病床旁,不知道跟我说话还是自言自语,她说道:“你们男人就这样,老喜欢打打杀杀的,也不知道为了啥?”

仇姐说这话的时候,我心里就在想,她指的是谁,想来想去,想起了前些天赵国士提到的那个燕云飞,估计是在说那人。

我其实挺好奇燕云飞跟仇姐的关系的,但她不说,我也不敢问。

仇姐这会就问我要不要跟陈灵儿打了个电话,我苦笑一声说不用,我心里明白,就算我在外面被人打死了,陈灵儿也只会拍手称快,打给她干嘛,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?

仇姐也没问我为什么,估计是上次就知道我陈灵儿关系不好了吧,这女的眼光毒的很,什么事都瞒不过她。

伊文华把热水弄来了,仇姐就用毛巾沾了沾水,给我擦身子呢,这会的仇姐特别温柔,擦的时候特别用心,和平时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完全不一样,就是我总觉得,她眼睛看的是我,但好像擦的不是我,情感这种东西,即使捂住嘴巴,还是会从眼睛里跑出来的。

我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,但这会的仇姐确实特别好看,我忍不住多看一眼,眼神接触的时候,她显得有点慌张,接着又释然,露出一丝苦笑道:“我以前有一个朋友,也跟你一样,特别喜欢打架,每次他受伤了,我就这样给他擦伤口,擦了快十年了,直到前段日子……算了,我跟你这小家伙说这些干嘛。”

点到即止,仇姐那一瞬间小女孩的模样却永远印在我心里,我寻思以后谁要是娶到仇姐,那该是八辈子修到的福气。

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带来的“谁的青春不豪迈”,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!更多相关资讯,请关注非常小说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