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资讯

爱过一场兵荒马乱

时间:2019-09-11 18:01:43来源:鲧鼎小说网

爱过一场兵荒马乱沈瑜薛度云,爱过一场兵荒马乱小说在线阅读, 小说讲述不远处,那个正搂着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朝着这边走来的油光满面的男人,是法院那个姓张的。

爱过一场兵荒马乱小说

第30章 没人管得了,合法的

布匹撕裂的声音一瞬间将我推入绝望的深渊。

“何旭你要点脸,我嫌你脏!”

我使出最大的力气去推他,可女人的力量终是不能和男人相比,更何况何旭不是人,他这会儿是一头被激怒到完全失去理智的猛兽。

“我脏?沈瑜,你很干净?你干净还跑到这种地方来钓男人?”

他一双怒眼猩红如血,一双铁铸般的手臂仿佛要将我捏碎,我的挣扎完全都是徒劳。

“何旭,你放开我!”

他裂着嘴,笑得讥讽又癫狂,“你叫啊,没人管得了,合法的!”

对,我跟他是合法。

这是一个可笑又可悲的事实。

此刻我满心悲凉,有过这样一段不堪的婚姻是我的耻辱。如果时光可以倒流,我宁愿从未认识过他。

何旭低下头来啃我,我扭开头,不想让他得逞,可他最终还是噙住了我。

他是我的丈夫,可他的吻我是陌生的,在曾经那无数个独守空房的夜里,我多希望他能吻我。可是此刻这个粗暴又疯狂的吻让我格外排斥,想到他这张嘴不知与小三啃过多少回,我就恶心得想吐。

他想要伸进来,我紧咬着牙关,不想让他得逞,谁知他竟邪恶地在我腰上掐了一把,我痛得一张嘴,他就趁机滑了进来。

我牙齿报复性地一闭,他嘶了一声松开了嘴,摸了一下被我咬破的嘴皮,嘴角邪妄而嘲弄地扬起。

“还以为你被薛度云调教过技术会好,看来有的慧根真的是天生的。”

他侮辱的言辞让我血气涌动,愤怒到已经忘了来时的目的,嫌弃地用手背使劲儿擦着嘴。

“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?我跟薛度云根本就没有……”

“谁说没有?”

包房的门被踢开的同时,一道慵懒的声音穿耳而过。

薛度云逆着光站在门口,他微低着头,嘴里叼着一根烟,硬朗中又透着几分轻狂。

而他身边站着的男人正是我先前觉得熟悉的那一个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我竟觉得何旭在看到薛度云的那一刻,就像一个被一针扎破的气球,气势明显弱了不少。

“旭,你在做什么?”

当一个熟悉的尖锐女声穿耳而过,何旭明显一震,而我却笑了。

在发短信给季薇的时候,我没想给她上演这样一幕,可何旭自己要给自己加戏,我只能说是一种天意。

我趁何旭松劲儿时挣扎开,这一次,他没再阻止我,自己也顺势坐了起来。

何旭整理着凌乱的衣服,脸色难堪得很,比起先前他说合法那会儿的狂妄,他此刻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坦然。

“旭,难不成你还想着这个贱女人?”季薇满脸不可置信地走进来,指着我质问何旭。

何旭轻咳了一声,站起来,“薇薇,你怎么会来?”

他伸手要去拉她却被一把甩开了。

“我要是不来的话,你是不是打算睡她了?”

我心头冷笑,这样的场面不知情的人,一定还以为她是正宫我是三儿。

“不是的,薇薇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“那是怎样?”

只这短短的一幕,我就看出来了,何旭在季薇面前是很卑微的,要想让季薇像我从前一样对他百依百顺好像挺难。可他是个大男子主义的人呢,被一个女人压着的日子他能忍受多久?

我懒得理他们,虽然有那么点儿报复的快感,可刚才那一幕被薛度云看到实在令我无地自容。

我胡乱裹住乱七八糟的裙子,提着包狼狈地往外冲,薛度云一伸手抵在门口将我拦住,男人的气息朝我压近。

“沈瑜,没几天的事儿你这么快就忘了,看来我得帮你好好回忆回忆。”

我心一提,什么意思?

不等我反应过来,他就把烟丢地上,皮鞋一碾后突然将我抱起我往里走。

“老三,清场。”他有些轻挑的表情简直魅惑众生。

然后我就听到门口那个穿夹克衫的男人嚷道,“识趣的,赶紧走吧,没看见我大哥急着办事儿吗?”

第31章 喊停可没那么容易

季薇还在闹,何旭被她骂得面红耳赤,腰都直不起来。

薛度云把我放在沙发上时,何旭看了过来,也就是他这一眼,让我突然想起了我来的目的。

强烈的报复心理再次腾起,没经考虑,我伸手勾住薛度云的脖子就吻了上去,两片嘴唇贴上的一瞬间,他目光一怔,身体也明显僵硬了。

我已经不知道何旭是个什么表情,只听见季薇的骂声一直没断。

“看个屁,赶紧滚!”

那个穿夹克衫的男人这么一吼,顷刻间包房就安静了。

我认为我跟薛度云已经有了演戏的默契,正如上一次在酒吧里,我配合他的戏,他配合我的戏,没有提前彩排,却天衣无缝。

可就在包房门关上的一瞬间,他却突然回吻了我,他的吻过于狂热,我实在招架不住,隔着薄薄的衣料我都能感到他的火热。

“薛度云,别,别这样!”我使劲儿推他,挤出来的字眼都在发抖。

他停下来,气息有些粗重,可审视着我的目光却平静极了。

“怎么?怕了?沈瑜,是你挑逗我在先,你要知道,单身男人是经不起挑逗的,有些事情一旦开始了,就没有那么容易喊停。”

“我没有挑逗你,我只是……”

我该怎么说我只是一时犯糊涂,在没经过他允许的情况下拉他演一场戏。

“只是做给他看?”薛度云淡淡接过我的话。

原来他完全看穿了我的目的,可他为什么看起来有点生气?是不高兴我利用了他?

“薛度云,对不起,我错了。”我小声说。

薛度云轻笑了一声,直起身子坐起来,点燃了一根烟。

“现在知道错了?说吧,你怎么到这儿来了?”

我坐起来,双手胡乱裹住凌乱的裙子,低着头,态度如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。

“我答应了他明天离婚,可是他对不起我在先,这口气我咽不下,我觉得要在离婚前给他戴顶绿帽子,才算公平。”

薛度云差点儿被一口烟给呛着,猛地咳嗽了好几声,看我那目光像是突然对我有了新的认识。

“你可以啊,沈瑜,挺带种嘛,这种报复的手段你都想得出来。”

我不知道他这话是不是在讽我,总之在实行这个计划前,我压根没想到会遇到他。

我尴尬地低着头小声说,“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,谁没有点儿反抗心理?我又不傻?”

薛度云吐了一个大大的烟圈儿,视线从烟雾里透过来。

“那么那天在赌桌上,你就不该心软。”

“那不一样。”我说。

“哪点不一样?”他夹着烟看我。

“我没对他心软,我只是替他爸妈感到悲哀。”

薛度云任由指尖烟雾升腾,声音低沉中有着几分严肃。

“沈瑜,这个世界容不下那么多的好心,当你的好心得不到回报,甚至反被伤害的时候,你才会发觉自己不是善良,是愚蠢。”

他这话是矛盾的,既然容不下那么多的好心,又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。

这样想着,我也就这么问了出来,“那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?”

薛度云微愣,似是没料到我会这样反问他,他没回答我,只是淡淡一笑。

“其实在他心里,这绿帽子你早给他戴过了,你的目的早就达到了。”

其实他说得有道理,那天在酒吧里,薛度云故意在何旭面前与我亲密,何旭肯定不相信我是清白的,要不他刚才也不会说出那番混帐话了。

“对了,你怎么会突然出现?我可不相信这是一种巧合。”我问。

薛度云将烟灰抖进烟灰缸,笑道,“老三是我兄弟,他是这家酒吧的老板,那一天在碧海蓝天还给你敬过酒,沈瑜,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,这么快就不记得了。”

这一刻我才恍然大悟,原来确实见过,所以才会觉得眼熟。

薛度云拿起手机来点了两下,大屏幕里就放起音乐来。

“离婚前夜想疯狂,那就疯狂吧!”

他说完靠进沙发里,他的衬衣开了两颗扣子,露出紧实的一片胸膛,瞧着性感得要命。

当天晚上我嗓子都唱哑了,十二点多钟,他开车送我回了弄堂便离开了。

回到家里,我收到了海鸥发来的信息。

“小鱼,愿你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,别为难自己,别辜负岁月!”

每次接到海鸥的信息,我的心里就一片柔和。

回复的话我来来回回删了好几次,最后我还是决定告诉他事实。

“我妈去世了,我明天就要离婚了,我彻底一无所有了。”

海鸥很快回过来,却只有一排问号,像是不太相信这一切。

不过紧接着,他又发来了一条,“如果你足够勇敢说再见,生命就会奖励你一个新的开始。”

会吗?

不知道为什么,我第一时间想到了薛度云。

我甩甩脑袋,提醒自己保持清醒,我不应该想一个名花有主的人。

第二天清晨,海鸥给我发来了一张照片,是海上日出,很美。

“小鱼,虽然我们在地球的两端,可是看到的是同一个太阳,你拉开窗帘,推开窗户,看看今天的太阳是不是很美?”

他这一番话好似带着魔力,牵引着我走到窗前。

拉开窗帘的一瞬间,阳光就洒了进来,推开窗户,清爽的微风也吹了进来。

而我心中的阴霾也好似一瞬间被吹走了。

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看到何旭两个字我的心就堵得慌。

知道他昨天晚上回家跪了搓衣板没有?季薇那么傲骄的人,应该很难哄吧?

他在电话里说要过来接我,我果断拒绝了。

“贱小三坐过的车骚气太重,我怕惹一身骚。”

话虽说得铿锵有力,可挂了电话还是觉得心中的伤口被牵开了。

还好,一切终于要结束了。

我刻意慢条斯理地洗漱,换好衣服,临走前在镜子前照了照,确定自己精神饱满,没有半点儿难过的样子,才出了门。

还没下公交车,我就看到何旭站在民政局门口颇颇看表,像是已经等得不耐烦了,看见我他松了口气。

他把离婚协议给我看完我就笑了,财产划分得很清楚,房车都归他,我净身出户,他不计较这两年花在我妈身上的医药费。

我没想再跟他计算什么,利索签了字。

离婚证都领到手了,何旭不知道是不是良心发现了,还是把那张卡递了过来。

就是季薇曾经甩在我脸上的那一张。

这会儿何旭递卡的姿势像个上帝,认为一万块钱就可以赎回他的良心,就足以抹平我对他的恨,就能让我对他感恩戴德,甚至念念不忘。

我强忍着心中的恨意,接过了卡,塞回他的西装口袋里。

“你的施舍我不要,别以为离开你,又被你们害得丢了工作,我就得在你面前摇尾乞怜,这钱留给你买套,哦,我想起来了,怀孕期间是可以省套套的,留着以后用吧,你那么能‘干’,别把套套厂家干垮了。”

何旭的脸色挺难看的,我本想潇洒转身就走,他却突然拉住我。

“沈瑜,你离薛度云远点儿,他没安好心。”

“你安了好心?”

我想也没想就呛了回去,然后我想起了他在赌场里输掉的三百万。

“你那三百万是怎么解决的?”我问他。

因为第二天就发生了我妈的事,所以这事儿我一直没来得及问薛度云,昨天晚上也忘了。

何旭很是惊异地盯着我,“你,你不知道?”

“我应该知道?”我缓慢地眯起眼,觉得这背后可能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猫腻。

何旭的目光有些躲闪,当我还想继续追问的时候,他就被突如其来的一拳给揍了。

再一次挨黎落的打,引来了不少来民政局办事的人的侧目,何旭像是面子下不来,又像是真被惹毛了,瞪着黎落。

“黎落,我不跟你计较是看在沈瑜的面子上,你别得寸进尺。”

黎落哼哼冷笑,“你千万别不跟我计较,我欢迎你跟我计较,你要是不计较,我感到人生都没有乐趣了呢,还有,看在小鱼的面子上这话不对,以后说话想想清楚,小鱼现在不是你的谁。”

黎落拽着我的胳膊,“小鱼,有些人就是来给我们开眼的,别和傻逼讲道理,别跟人渣瞎逼逼,我告诉你,人渣都是孤独终生的命,逍遥不了一世。走,节目我都安排好了,庆祝你摆脱渣男,恢复单身去。”

我跟着黎落走了几步,又停下来,返回到何旭面前。

“何旭,如果以后全世界都没人要你,一定要记得还有我,我也不要你。”

看到何旭难看的脸色,我潇洒回头,黎落哈哈大笑,朝我竖起大拇指。

从前的我向来忍气吞声,从不知道原来反击这么大快人心。

经历真的可以使人成长,至少从今以后,我不会再去顺从一个并不爱我的人,不值得。

黎落把我带到了骑行者俱乐部,一下车我就看到了薛度云和卓凡,其他几个也都挺眼熟的,应该是那天一起喝过酒的。

黎落把手臂挂我肩膀上,大声嚷道,“各位,我郑重宣布一件事,现在我的姐妹沈瑜已经恢复单身了,有意思的就抓紧了啊,我家小鱼可抢手着呢。”

嚷嚷的什么玩意儿,我已无地自容。

我更没想到这一天会是我一生的一大逆转!

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带来的“爱过一场兵荒马乱”,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!更多相关资讯,请关注非常小说网!